北大学霸男神携妻隐居深山27年 却要为儿子重入世


离人群越近,

虚浮之气越盛。

离山川越近,

越心旷神怡。

遁世者

这里距离北京几百公里。

没电、没电视、没网络···

除了王青松一家,

连人烟也没有。

今天是老王去镇上的日子。

拒绝汽车进入,

王家每个月的“进口”物资,

都要老王用扁担从镇上挑回。

唐师曾 摄

石头堆砌的小院,

妻子张梅一边扫着磨盘,

一边盘算今天的午饭。

蓬头垢面、

破衣烂衫的农夫,

皮肤粗糙、

不加修饰的农妇。

完完全全的农民模样。

唐师曾 摄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

二十几年前的他们,

竟是人人称羡的,

北大教师。

80年代的北大,

个个都是天之骄子。

王青松,

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他是学霸。

北大国政系79级学士,

北大法律系83级硕士,

一毕业就留校任教。

也是男神。

有一个温婉美丽,

在北大教英文的妻子。

按照现在的标准,他还是一名网红专家。从小习武的王青松,是国内较早一批的气功师傅和养生专家。仅在北京,就有超过百万人听过他的讲座。

可是幸运女神,

并没有一直眷顾他们。

王青松以第一名的成绩,

通过北大哲学系,

汤一介教授的博士考试,

却被学校通知不予录取。

妻子也曾连续五年评不上讲师。

未名湖畔的浊气,让两个喜欢自由纯粹的人,越发感到无法呼吸。他们急切地想要过一种宁静的生活:为了自己,也为了将来的孩子。

张茜 摄

高速路、沥青路、

土公路、林间小道···

直到没有了路。

王青松带着妻子张梅,

一直走、一直走···

一路从繁华的帝都,

走到百公里外的大山深处。

从文明到蛮荒,

从喧哗到寂静,

这场出走悄无声息。

这不是心血来潮的遁去,

而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回归。

唐师曾 摄

他们用尽积蓄,

租下山里2500亩地。

“到了这个山头,

就是我们的世界,

整座大山,都是我们的!”

“不管当初你有没有考上博士,

总会到这一步的。”

没有比面向黄土背朝天,

更洒脱、更优美的境界了。”

张茜 摄

和泥筑屋,耕牧种树。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晨曦微露时,

老王和妻子跑到山上,

薅草、喂鸡···

出一身大汗。

傍晚的斜晖里,

王博士喂猪,

张老师就在旁边磨碾子。

唐师曾 摄

住自己搭的小屋,

种别人不爱种的红玉米、旱稻子,

吃自家收获的粗粮饼。

用草木灰、皂荚洗衣服,

用盐水代替牙膏刷牙,

用自己种的高粱杆做筷子。

唐师曾 摄

一切都是自给自足,

连儿子都是老王亲自接生。

北大博士的儿子,

成了地地道道的,

“大山的儿子”。

唐师曾 摄

跟城市小孩不同,

三岁就开始放羊的小宇,

没打过疫苗,没吃过抗生素。

讲起话来很大声,

走起路来脚下生风。

唐师曾 摄

老王的100多只羊,

都由小宇管理。

他给每一只羊都起了名字,

他就是它们的“山羊司令”。

他没穿过名牌衣服,

却有健壮的身体,

他没玩过游戏机,

却有无比单纯快乐的内心。

经年的风吹日晒,

让妈妈张梅比同龄人,

略老了一些。

唐师曾 摄

但远离名利场的闲适,

让她的双眸依然清澈,

让她的笑容永远干净。

张茜 摄

“这片山,

我们半天走能走完一遍,

城里人要走两三天,

我们还要去更远更大更高更深的大山。”

曾经叱咤风云的王博士,

如今是没钱、没权、

没职称的三无人员。

他却有能力陪妻子,

在大山里看一整夜的流星,

独享自然的馈赠。

如果可以,

他真得想和妻子、儿子,

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但是小宇慢慢长大,

教育成了最大的问题。

虽然他们每天都会交他,

语文、数学、英语、国学···

还是会担心他离开社会教育太久。

张茜 摄

2011年,

王青松夫妇为了孩子,

渐渐恢复了与世俗的联络。

他还会把自己山里的,

无污染的食物,

送给城里的朋友们吃。

张茜 摄

精致的西服成了破衣烂衫,

板正的背头变得随性蓬乱,

拿粉笔的手布满密匝的冻痕,

缝里全是泥土。

唐师曾 摄

北大的富豪同学得知他的近况后,嚎啕大哭:你怎么成这样了?你缺多少钱我都能给,不能让北大的博士这么受苦···

唐师曾 摄

“我听得出,

他身在高位濒临崩溃的压力,

而他不知道,

我内心里有多富有。”

免责声明:为了维护作者的利益;本平台部分内容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是分享信息,让更多的人获得需要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你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换或删除内容。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