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意外去世,变态继父夜夜闯进我的房间肆意……


顾兮兮感受到对方怀抱的温暖,忍不住往对方的怀里钻了钻。虽然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让她全身一阵酸疼,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准备了这么久,就是要把她自己当成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他的!    跟赵泽刚谈了两年的恋爱了,每次赵泽刚想跟她亲热的时候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不想那么随便的就交出了自己。    可是这次不一样,赵泽刚明天就要出国,同时也是她二十三岁的生日!    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在闺蜜的强烈建议下定了希尔顿的豪华酒店套房,把她最珍视的第一次送给了男朋友。    顾兮兮开心的伸手环住对方的腰身,唔,真没想到赵泽刚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    简直是美的刚刚好啊!    “唔……dina,你醒了?”头顶上的男人:“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千万别这么说,泽刚,我是心甘情愿的。”顾兮兮用力抱紧了对方的腰身,甜蜜的回答说道。    dina……?    泽刚……?    顾兮兮跟抱着的男人同时一怔,顿了有三秒,猛然分开,顾兮兮慌乱中转身打开了**灯。    **灯一开,顾兮兮就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容颜,顿时惊慌尖叫了起来:“你是谁!”    抓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全身,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你又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男人脸上也充满了意外。    顾兮兮浑身一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了心头,“这里是1216,我闺蜜亲手交给我的卡,在这里的男人应该是我男朋友的……”    “呵!”尹司宸觉得这真是他听过最低级的理由,以他的身价,多少女人趋之若鹜想要爬上自己的**,今天竟然遇到一个喊冤的!“你连我的房间号都调查的这么清楚,难道不是为了爬上我的**?还找什么借口,说吧,你要多少钱!”    男人的嘲讽狠狠的戳进了顾兮兮的心里,让她也冷静了下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记得她和闺蜜林小雅一起喝酒,因为小雅晚上就要飞去米兰参加时装秀,为了庆祝她又一次踏上国际舞台,同时也为了庆祝自己即将到来的生日。    她喝得有些多,小雅不停的怂恿自己赶快拿下赵泽刚,毕竟赵泽刚要出国两年,而她似乎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然后拿着小雅给的房卡,就刷卡进了房间。    可是为什么房间里的男人竟然不是赵泽刚!    “什么多少钱?我不要钱,赵泽刚呢!”    尹司宸皱了皱眉,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有些奇怪,之前她好像也说了一句“泽刚”?难道他们真的被设计了!    昨天晚上他明明约了dina,有人刷卡进来,当时没开灯,而女人香水的味道正是dina一直用的,他自然的就以为是dina来了,可是竟然是眼前这个女人。    他正要开口询问,手机就响了,一看居然是dina打来的。    “dina,怎么回事?”    电话里传来了dina充满歉意的声音:“司宸对不起啊,我昨天接到了米兰的邀请,他们要请我做压轴的模特。我昨天晚上八点就飞到了米兰,你知道的,做压轴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和目标,我不想错失这个机会,你原谅我好不好?对了,我昨晚送了你一个礼物,算是补偿,你还满意吗?”    “礼物?”尹司宸眸光一沉,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披着浴袍在满屋子里找那个赵泽刚的女人,眼底有些意味不明。    “对呀,这个礼物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她还是处·女呢,昨晚的感受是不是还不错?”dina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当然不错,有这么一个细心体贴的女朋友,怎么会错呢?既然你那么喜欢做模特,那就在米兰好好的表现。”尹司宸说完这句话直接挂了电话。    这时候,顾兮兮已经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赵泽刚,她已经无法冷静了!    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莫名其妙的睡了一晚上,她以后还有什么脸再去找泽刚。    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她蹲在墙角,无声的抽泣着,根本就没有理会一直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的男人。    尹司宸收起手机,不管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显然她并不是来陪自己的,dina送的礼物也许并不是她。但是,不管她是谁,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不能说出去。    他找到外套,拿出支票本,刷刷的写完然后撕下,这么多钱,总该够封口费吧?

“咚咚咚……”这时,房门被敲响了,“尹先生您好,我是酒店客服,给您送早餐。”    尹司宸皱了皱眉,把支票放在**上就去开门。    早餐非常丰盛,尹司宸看了看角落的女人,说道:“先来吃饭。”    结果,女人依旧在哭。尹司宸也没有多说,就自己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我给你五百万,我们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这时候,顾兮兮霍的抬起头来!她震惊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什么五百万?他当她是出来的吗?    这个男人不知道怎么赶走了泽刚,跑到这个房间里把自己……现在竟然还要给她钱来侮辱她……    顾兮兮越想越觉得委屈,就算她真的被睡了,她也坚决不会要这笔钱。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怎么可能会说出去!    默默的捡起一地的衣服,转身去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头发凌乱,双眼通红的自己,竟然如此狼狈。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顾兮兮走的时候,尹司宸还在优雅的吃着土司,似乎对她的离开并不在意,只是那张支票,孤零零的躺在**上,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刚刚出了希尔顿酒店,顾兮兮的电话轻轻响了一下,是赵泽刚的短信。    “兮兮,昨晚我在房间里等了你一晚上,你都没有来。你是因为有事情耽误了吗?没关系,我会继续等下去的。我就要起飞了,等我回国,给你带礼物。爱你的泽刚。”    顾兮兮一愣,他根本就不在房间里啊,为什么会说在房间里等了一晚上?到底哪里出错了?    难道是小雅给错了房卡?还是……不,不可能,小雅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顾兮兮收起手机,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世界,忽然觉得有些悲凉,也许等泽刚回国了,他们也再也回不去了吧?    或许,就这么结束也好吧。    顾兮兮一想到要跟泽刚分开,心底狠狠一痛,痛的她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昨天晚上。    小雅,真的会是你吗?    电话那端传来了熟悉的电子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这时候,顾兮兮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拨通了林小雅的电话。    可惜没人接。    她走在路上,回忆着自己和赵泽刚的一切。    从开始恋爱,直到昨天的带着紧张的喜悦,所有美好的记忆如同电影回放一样,一幕幕一切都是那么的鲜活,却已经变得如此遥不可及了。    他们昨天还开玩笑讨论着未来的婚礼,他还向自己保证两年内每天都会打电话,发微信,让她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看见他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都成了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她真的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和他通电话,发微信吗?    不能了……    他们也不能有婚礼,不能有孩子……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一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和急促的电话铃声强行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也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马路中间,一辆汽车正停在距离自己很近很近的地方,近到就要撞到自己。    顾兮兮顿时清醒了过来,往后退到路边,看着汽车再次疾行而去。    电话铃依旧固执的响着,她看了看,竟然是赵泽刚的妈妈打来的,    赶紧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接通了电话:“阿姨……”    不等顾兮兮称呼完,电话那端就冷冰冰的打断了顾兮兮的话。    “顾小姐你也看到了,我们泽刚现在被公司派到了国外深造,等他从国外回来,身价自然就不一样了。以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本来就是不同意的,只是因为我们泽刚喜欢你,所以我才没有说什么。既然你们现在已经不在一个城市了,希望顾小姐可以主动离开我们泽刚,不要再继续纠缠我们泽刚了。”    顾兮兮握着手机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我也不瞒你了,这次泽刚去国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家世很好,将来会对我们泽刚有帮助的。而且她也很喜欢泽刚,这次出国的机会就是她的,所以我们都很喜欢她做我们赵家的儿媳妇。顾小姐是从乡下来的吧?这样的身份怎么配的上我们泽刚?如果是我们阻拦的话,泽刚未必会同意分手,可是如果是顾小姐主动提分手的话……”    赵泽刚的妈妈点到为止。大家都是聪明人,就算不说,也都明白下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跟泽刚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要拆散他们?

她已经被毁了,她已经没有未来了,她和泽刚早晚都会分开,现在这个电话,只是让那一天提前到来吧?    顾兮兮强忍着眼泪和哽咽,对着电话说道:“我明白了。我会遵照您的意思去做的。”    对方得到了顾兮兮的回答,这才满意的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顾兮兮站在烈日下,极力的仰着头,不希望眼眶里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她觉得自己全身很冷很冷,从未有过的冷。    烈日当头,心如冰窖。    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顾兮兮实在是无法逼迫自己从容的生活了。    跟公司请了假,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一颗已经破碎至极的心,乘坐长途车回到了老家。    她原本以为自己回到家里,至少还能找到一丝安慰。    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这只能是奢望了。    “贱人果然只能带出小贱人!看看你的好女儿,小小年纪,竟然跟男人去开房!”    妈妈跪在地上,奶奶把一堆照片摔在了她的脸上。    妈妈已经摇摇欲坠了,显然已经跪了很久,脸上还有伤,额头有明显的青紫,明显是磕头磕的。    奶奶又在欺负妈妈,只是这次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妈——”顾兮兮将手里的包一下子丢在了地上,猛然扑了上去,跟着一起跪在了***面前:“奶奶,我妈又做错了什么事情,您非得这样打她?”    顾奶奶鄙夷的看着她,突然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张照片,朝着她的脸上狠狠的甩了过去。    “你还有脸问做错了什么?你妈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这就是最大的错!从外面抱养的杂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顾奶奶厌恶的扫她和妈妈一眼,眼底藏不住的鄙夷:“今天有人直接把这些照片送到了家里!说你跟一个野男人去酒店开房了?下贱胚子,真是玷污我顾家门楣!”    听到***话,顾兮兮脸上血色陡然褪尽,她抓起地上的照片一看,上面赫然是她和那个男人在**上翻滚的照片!    她将照片猛的甩出老远!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而且……这些照片怎么会在奶奶手里!    “奶奶……”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照片上的一切,都是真的!    妈妈试图解释:“妈,兮兮她……”    顾妈妈的话还没说完,顾奶奶暴躁的拍着桌子大吼了起来:“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狡辩!人家照片都找上门来了,难道还能诬陷你的女儿不成?大的是个不下蛋的鸡,小的是个不正经!我们顾家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把你们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招进家!”    顾奶奶抓起茶杯朝着顾妈妈的额头上狠狠摔了过去。    顾兮兮看到奶奶又要摔东西,一个转身抱住了妈妈。    “砰——”茶杯直接摔倒顾兮兮的后背上,顿时碎了一地。    顾兮兮只觉得后背一阵滚烫和剧痛,整个后背都变得火辣辣,疼的仿佛不是她的身体了。    “兮兮……”顾妈妈看到顾兮兮用身体替她挡住了茶杯,顿时急得眼眶都红了:“疼不疼?”    顾兮兮轻轻摇摇头,眼眶也是一红。    这点疼算什么?    这么多年,妈妈承受的疼痛比这个重的多了。    顾奶奶冷哼一声,她最见不得她们两个上演母女情深的戏码了。    这时,电视里终于结束了亘长的广告播放,直接切近了一条新闻,一张张照片被放出来。    “今天早上,尹氏财团继承人尹司宸与一女子开房被偷拍,通过照片我们可以看到房间凌乱,衣服满地……”    姑奶奶看着电视里顾兮兮的照片,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抄起手边的拐杖,就往母女俩招呼了过去。    “真是造孽!开房都能上电视!真是丢人啊,我们顾家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贱人!你们都给我滚!滚!”    顾兮兮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上了电视,可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新闻的事情,她跟妈妈死死的抱在一起,咬牙忍着,不敢反抗,更不敢踏出这个家门。    因为一旦踏出这个家门,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冲进了一个人,一进门就叫了起来:“妈……”    顾兮兮听到声音,眼底马上浮起一团希望:是爸爸回来了!    她马上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爸爸,希望他能开口替妈妈求情。

可是顾爸爸看了看她们,伸了伸手,却又收了回去,眼神躲躲闪闪。    顾兮兮的心底慢慢变凉,如果爸爸都不能保护她们的话,这个家还能呆多久?    这么多年了,爸爸一直都是这样的懦弱,每次妈妈被奶奶打骂,爸爸不是站在一边束手无策就是事后各种下跪道歉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够了!真的够了!    这样的家,真的太让人绝望了。    顾爸爸不敢为自己的妻女说一句话,只能干巴巴的求着顾奶奶:“妈,你把她打坏了,今晚的饭菜谁做?”    顾奶奶大叫一声:“我还没死呢,这饭我还能做!让她们滚,滚的远远的!”说完,就拐进了厨房,真的开始做饭。    从这一刻起,顾兮兮就决定,她要带着妈妈走,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顾兮兮回头刚想拉着妈妈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却看到妈妈竟然从地上踉跄着爬了起来,冲进厨房就开始抢夺奶奶手里的菜刀:“妈,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做饭,只要我一天在顾家,怎么能让您动手?”    顾奶奶看到妈妈抢走了菜刀,抬脚就要踹过去,却被顾妈妈一下子抱住了腿,哀求着说道:“妈,看在我在顾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就饶了我们这一次吧!兮兮已经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您年纪已经大了,哪里还能让您做这么辛苦的事情?”顾妈妈不停的哀求着:“乡下家务重,您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顾奶奶拎着刀切了半天白菜,竟然没切动!她这才瞟了一眼儿媳妇,“行了行了,你赶紧做饭,回头就去祖宗牌位前跪上两天两夜!”    顾兮兮看着厨房里的两个人,还有正坐在椅子上默默抽烟的另一个人,只觉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    起身,拎着刚刚带回来都还没有打开的行李,又一次踏上了归程。    她还是需要继续工作,她要努力赚钱,等到赚够了钱,就把妈妈接出来。    坐在回城的车上,泪水再次忍不住决堤。    手机信息这时突然跳了出来:“兮兮,你这两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在国外挺好的,你看到信息后记得给我回电。爱你的泽刚。”    顾兮兮猛然死死的抓着手机,心口剧痛。    可是,分手那句话是那么的难以启齿。    两年了,整整两年的感情了,怎么可能是说放就放的?感情不是气球,扎一针就可以当做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顾兮兮只能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封锁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被动的一次又一次的拒接赵泽刚的电话。    为了少扣奖金,顾兮兮稍微休息了一天,等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上班了,继续她琐碎的工作。    每天早上负责给后勤部办公室里的所有同事定牛奶、咖啡、果汁,还要负责将报纸送到每个人的桌子上。    还有人将不属于顾兮兮的工作丢给她,顾兮兮也会百分百的接下,然后加班做完。    她就是这么一个平凡到有些卑微的女孩子。    没有著名大学的背景,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能在这个横跨亚洲欧洲的超级财团工作,她已经很知足了。    时间过的很快。    忙忙碌碌的日子,让她恍惚觉得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男人,还有那些让人痛苦的事情,都只是一场噩梦。    顾兮兮照例将早上办公室同事们要的咖啡、果汁都挨个送到他们的办公桌前,然后将昨晚加班做的文件都放好在他们的桌子上。    这个时候,同事们才纷纷进入办公室。    “早!”顾兮兮恭敬的跟他们打招呼,可是没有人搭理她一下。    顾兮兮讪讪的收回手,准备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做事。    这个时候,后勤部部长突然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进门就招呼:“总裁突然召开董事会,大家都要去帮忙,还有你,顾兮兮你也来!”    顾兮兮一愣,赶紧跟了上去。    周围那些同事已经习惯性的将自己的文件统统都塞进了顾兮兮的怀里,然后嘻嘻哈哈的一起离开了。    他们早就习惯了,只要顾兮兮在,他们就好像突然没有手了一样,不管什么事情都会交给顾兮兮去做,然后他们只需要验收成果就好了。    好在顾兮兮也不介意,吃力的抱着一大堆文件就跟在了后面。    她左支右绌的抱着一大堆几乎要高过头顶的文件夹跟其他人挤在了电梯里,不停的对旁边的人道歉。    电梯门一开,顾兮兮就踉踉跄跄的跟在了其他人的身后朝着巨大的会议室小跑着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总裁来了!”

然后原本还嘈嘈杂杂的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自动让出道路站成了两排。    顾兮兮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铺天盖地的渗透了过来,忍不住一个转身,想看看带来这个强大气场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结果忽然眼前一黑,大脑一片眩晕,手里的文件夹一下子散了一地,整个人往前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们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声音:顾兮兮这次死定了!    竟然在公开场合撞到总裁,就等着被开除吧!    尹司宸正在大步走向会议室,突然就看到一个女孩子跌跌撞撞的从人群中抱着一大堆的文件夹冲了出来,文件夹撒了一地,朝着他的身上就倒了下去。    他本能的想要避开,可是当他看到女孩的样子时,就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将女孩抱在怀里。    周围一阵吸气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天啊,总裁竟然抱住了她?    天知道他们总裁不近女色的!以前在公司里,那些试图靠美色靠近总裁的,全都受到了严厉的惩处,无一幸免!    至今没有一个人可以成功靠近总裁!    今天总裁竟然为了这个不起眼的小职员,亲自出手抱住了她?    而顾兮兮昏迷过去之前,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了一张倾世容颜。    好奇怪,那张脸为什么那么像一个月前遇到的那个男人……    然后她就彻底晕死过去。    尹司宸低头一看,撞进他怀中的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就在所有人屏气凝神准备接受总裁的怒火的时候,尹司宸将顾兮兮一下子打横抱了起来,转身交给了他的助理:“既然是公司的员工,那么就送医院吧!”    助理很快接过了已经陷入昏迷的顾兮兮,转身离开了。    尹司宸看着散落满地的文件,眉头紧皱,看起来要发怒。几个人立刻冲出来将地上的文件夹全部捡了起来,让出通道之后,尹司宸这才目不斜视的大步离开。    尹司宸一走,留下一地瞠目结舌的员工。    “总裁他……他不是最烦女员工靠近他的吗?”一个女职员忍不住喃喃地说道:“为什么顾兮兮竟然没有被开除?”    “我好像有点儿羡慕顾兮兮了。”另一个女职员迷恋的看着尹司宸的背影说道。    医生给顾兮兮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对送顾兮兮来医院的助理笑眯眯的说道:“恭喜你,你要做父亲了!”    助理一愣,过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个女职员竟然怀孕了?    总裁突然奇怪的把这个女人交给了他,难道这孩子其实是总裁的?原来总裁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贞节了。    小助理在感叹自己安全的同时,又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    再也不敢耽误,他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总裁!    而此时,尹司宸正在会议室跟韩国的一个财团洽谈生意,如果谈成了这笔生意的话,那么韩国每年百分之一的经济,将被尹氏财团所掌控!    “我们会长是非常重视家庭的人,会长说,只有懂得珍惜家庭和经营家庭的人,才是可以长久合作的。尹总裁如此年轻有为,相貌堂堂,生意做的这么大,想必也是一个重视家庭的人吧?”韩国代表含笑对尹司宸说到。    “自然。”尹司宸含笑回应:“我自然是非常重视家庭的,我们尹家的家教还是很严的。”    就在这个时候,助理的信息到了,尹司宸马上充满歉意的说道:“抱歉,我先接收个重要信息。”    韩国代表笑着点头应允。    手指一点,马上打开了助理发过来的信息:总裁,刚才昏倒的那个女职员经过检查,确定已经怀孕。    尹司宸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脸色倏然大变!    怎么会?    对啊,那天好像并没有做任何措施,而且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做避孕……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没有。    尹司宸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难看了!    这个时候韩国代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尹司宸马上回答:“啊,没什么!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事情。”    韩国代表这才放心的说道:“会长过一段时间就会来中国,亲自拜访,并且跟尹总裁签署后面一系列的文件。我身为代表,对尹氏财团的实力,还是非常满意和放心的。”    尹司宸强压着心底的怒气,对韩国代表说道:“我也是!我很荣幸,可以跟您合作,并且我也很有信心,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韩国代表很开心的站了起来,跟尹司宸握手说道:“会长来的时候会带着夫人一起来,届时还请尹总裁带着夫人一起。”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母亲意外去世,变态继父夜夜闯进我的房间肆意……


顾兮兮感受到对方怀抱的温暖,忍不住往对方的怀里钻了钻。虽然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让她全身一阵酸疼,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准备了这么久,就是要把她自己当成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他的!    跟赵泽刚谈了两年的恋爱了,每次赵泽刚想跟她亲热的时候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不想那么随便的就交出了自己。    可是这次不一样,赵泽刚明天就要出国,同时也是她二十三岁的生日!    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在闺蜜的强烈建议下定了希尔顿的豪华酒店套房,把她最珍视的第一次送给了男朋友。    顾兮兮开心的伸手环住对方的腰身,唔,真没想到赵泽刚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    简直是美的刚刚好啊!    “唔……dina,你醒了?”头顶上的男人:“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千万别这么说,泽刚,我是心甘情愿的。”顾兮兮用力抱紧了对方的腰身,甜蜜的回答说道。    dina……?    泽刚……?    顾兮兮跟抱着的男人同时一怔,顿了有三秒,猛然分开,顾兮兮慌乱中转身打开了**灯。    **灯一开,顾兮兮就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容颜,顿时惊慌尖叫了起来:“你是谁!”    抓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全身,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你又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男人脸上也充满了意外。    顾兮兮浑身一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了心头,“这里是1216,我闺蜜亲手交给我的卡,在这里的男人应该是我男朋友的……”    “呵!”尹司宸觉得这真是他听过最低级的理由,以他的身价,多少女人趋之若鹜想要爬上自己的**,今天竟然遇到一个喊冤的!“你连我的房间号都调查的这么清楚,难道不是为了爬上我的**?还找什么借口,说吧,你要多少钱!”    男人的嘲讽狠狠的戳进了顾兮兮的心里,让她也冷静了下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记得她和闺蜜林小雅一起喝酒,因为小雅晚上就要飞去米兰参加时装秀,为了庆祝她又一次踏上国际舞台,同时也为了庆祝自己即将到来的生日。    她喝得有些多,小雅不停的怂恿自己赶快拿下赵泽刚,毕竟赵泽刚要出国两年,而她似乎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然后拿着小雅给的房卡,就刷卡进了房间。    可是为什么房间里的男人竟然不是赵泽刚!    “什么多少钱?我不要钱,赵泽刚呢!”    尹司宸皱了皱眉,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有些奇怪,之前她好像也说了一句“泽刚”?难道他们真的被设计了!    昨天晚上他明明约了dina,有人刷卡进来,当时没开灯,而女人香水的味道正是dina一直用的,他自然的就以为是dina来了,可是竟然是眼前这个女人。    他正要开口询问,手机就响了,一看居然是dina打来的。    “dina,怎么回事?”    电话里传来了dina充满歉意的声音:“司宸对不起啊,我昨天接到了米兰的邀请,他们要请我做压轴的模特。我昨天晚上八点就飞到了米兰,你知道的,做压轴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和目标,我不想错失这个机会,你原谅我好不好?对了,我昨晚送了你一个礼物,算是补偿,你还满意吗?”    “礼物?”尹司宸眸光一沉,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披着浴袍在满屋子里找那个赵泽刚的女人,眼底有些意味不明。    “对呀,这个礼物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她还是处·女呢,昨晚的感受是不是还不错?”dina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当然不错,有这么一个细心体贴的女朋友,怎么会错呢?既然你那么喜欢做模特,那就在米兰好好的表现。”尹司宸说完这句话直接挂了电话。    这时候,顾兮兮已经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赵泽刚,她已经无法冷静了!    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莫名其妙的睡了一晚上,她以后还有什么脸再去找泽刚。    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她蹲在墙角,无声的抽泣着,根本就没有理会一直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的男人。    尹司宸收起手机,不管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显然她并不是来陪自己的,dina送的礼物也许并不是她。但是,不管她是谁,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不能说出去。    他找到外套,拿出支票本,刷刷的写完然后撕下,这么多钱,总该够封口费吧?

“咚咚咚……”这时,房门被敲响了,“尹先生您好,我是酒店客服,给您送早餐。”    尹司宸皱了皱眉,把支票放在**上就去开门。    早餐非常丰盛,尹司宸看了看角落的女人,说道:“先来吃饭。”    结果,女人依旧在哭。尹司宸也没有多说,就自己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我给你五百万,我们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这时候,顾兮兮霍的抬起头来!她震惊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什么五百万?他当她是出来的吗?    这个男人不知道怎么赶走了泽刚,跑到这个房间里把自己……现在竟然还要给她钱来侮辱她……    顾兮兮越想越觉得委屈,就算她真的被睡了,她也坚决不会要这笔钱。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怎么可能会说出去!    默默的捡起一地的衣服,转身去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头发凌乱,双眼通红的自己,竟然如此狼狈。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顾兮兮走的时候,尹司宸还在优雅的吃着土司,似乎对她的离开并不在意,只是那张支票,孤零零的躺在**上,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刚刚出了希尔顿酒店,顾兮兮的电话轻轻响了一下,是赵泽刚的短信。    “兮兮,昨晚我在房间里等了你一晚上,你都没有来。你是因为有事情耽误了吗?没关系,我会继续等下去的。我就要起飞了,等我回国,给你带礼物。爱你的泽刚。”    顾兮兮一愣,他根本就不在房间里啊,为什么会说在房间里等了一晚上?到底哪里出错了?    难道是小雅给错了房卡?还是……不,不可能,小雅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顾兮兮收起手机,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世界,忽然觉得有些悲凉,也许等泽刚回国了,他们也再也回不去了吧?    或许,就这么结束也好吧。    顾兮兮一想到要跟泽刚分开,心底狠狠一痛,痛的她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昨天晚上。    小雅,真的会是你吗?    电话那端传来了熟悉的电子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这时候,顾兮兮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拨通了林小雅的电话。    可惜没人接。    她走在路上,回忆着自己和赵泽刚的一切。    从开始恋爱,直到昨天的带着紧张的喜悦,所有美好的记忆如同电影回放一样,一幕幕一切都是那么的鲜活,却已经变得如此遥不可及了。    他们昨天还开玩笑讨论着未来的婚礼,他还向自己保证两年内每天都会打电话,发微信,让她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看见他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都成了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她真的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和他通电话,发微信吗?    不能了……    他们也不能有婚礼,不能有孩子……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一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和急促的电话铃声强行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也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马路中间,一辆汽车正停在距离自己很近很近的地方,近到就要撞到自己。    顾兮兮顿时清醒了过来,往后退到路边,看着汽车再次疾行而去。    电话铃依旧固执的响着,她看了看,竟然是赵泽刚的妈妈打来的,    赶紧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接通了电话:“阿姨……”    不等顾兮兮称呼完,电话那端就冷冰冰的打断了顾兮兮的话。    “顾小姐你也看到了,我们泽刚现在被公司派到了国外深造,等他从国外回来,身价自然就不一样了。以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本来就是不同意的,只是因为我们泽刚喜欢你,所以我才没有说什么。既然你们现在已经不在一个城市了,希望顾小姐可以主动离开我们泽刚,不要再继续纠缠我们泽刚了。”    顾兮兮握着手机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我也不瞒你了,这次泽刚去国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家世很好,将来会对我们泽刚有帮助的。而且她也很喜欢泽刚,这次出国的机会就是她的,所以我们都很喜欢她做我们赵家的儿媳妇。顾小姐是从乡下来的吧?这样的身份怎么配的上我们泽刚?如果是我们阻拦的话,泽刚未必会同意分手,可是如果是顾小姐主动提分手的话……”    赵泽刚的妈妈点到为止。大家都是聪明人,就算不说,也都明白下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跟泽刚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要拆散他们?

她已经被毁了,她已经没有未来了,她和泽刚早晚都会分开,现在这个电话,只是让那一天提前到来吧?    顾兮兮强忍着眼泪和哽咽,对着电话说道:“我明白了。我会遵照您的意思去做的。”    对方得到了顾兮兮的回答,这才满意的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顾兮兮站在烈日下,极力的仰着头,不希望眼眶里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她觉得自己全身很冷很冷,从未有过的冷。    烈日当头,心如冰窖。    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顾兮兮实在是无法逼迫自己从容的生活了。    跟公司请了假,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一颗已经破碎至极的心,乘坐长途车回到了老家。    她原本以为自己回到家里,至少还能找到一丝安慰。    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这只能是奢望了。    “贱人果然只能带出小贱人!看看你的好女儿,小小年纪,竟然跟男人去开房!”    妈妈跪在地上,奶奶把一堆照片摔在了她的脸上。    妈妈已经摇摇欲坠了,显然已经跪了很久,脸上还有伤,额头有明显的青紫,明显是磕头磕的。    奶奶又在欺负妈妈,只是这次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妈——”顾兮兮将手里的包一下子丢在了地上,猛然扑了上去,跟着一起跪在了***面前:“奶奶,我妈又做错了什么事情,您非得这样打她?”    顾奶奶鄙夷的看着她,突然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张照片,朝着她的脸上狠狠的甩了过去。    “你还有脸问做错了什么?你妈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这就是最大的错!从外面抱养的杂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顾奶奶厌恶的扫她和妈妈一眼,眼底藏不住的鄙夷:“今天有人直接把这些照片送到了家里!说你跟一个野男人去酒店开房了?下贱胚子,真是玷污我顾家门楣!”    听到***话,顾兮兮脸上血色陡然褪尽,她抓起地上的照片一看,上面赫然是她和那个男人在**上翻滚的照片!    她将照片猛的甩出老远!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而且……这些照片怎么会在奶奶手里!    “奶奶……”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照片上的一切,都是真的!    妈妈试图解释:“妈,兮兮她……”    顾妈妈的话还没说完,顾奶奶暴躁的拍着桌子大吼了起来:“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狡辩!人家照片都找上门来了,难道还能诬陷你的女儿不成?大的是个不下蛋的鸡,小的是个不正经!我们顾家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把你们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招进家!”    顾奶奶抓起茶杯朝着顾妈妈的额头上狠狠摔了过去。    顾兮兮看到奶奶又要摔东西,一个转身抱住了妈妈。    “砰——”茶杯直接摔倒顾兮兮的后背上,顿时碎了一地。    顾兮兮只觉得后背一阵滚烫和剧痛,整个后背都变得火辣辣,疼的仿佛不是她的身体了。    “兮兮……”顾妈妈看到顾兮兮用身体替她挡住了茶杯,顿时急得眼眶都红了:“疼不疼?”    顾兮兮轻轻摇摇头,眼眶也是一红。    这点疼算什么?    这么多年,妈妈承受的疼痛比这个重的多了。    顾奶奶冷哼一声,她最见不得她们两个上演母女情深的戏码了。    这时,电视里终于结束了亘长的广告播放,直接切近了一条新闻,一张张照片被放出来。    “今天早上,尹氏财团继承人尹司宸与一女子开房被偷拍,通过照片我们可以看到房间凌乱,衣服满地……”    姑奶奶看着电视里顾兮兮的照片,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抄起手边的拐杖,就往母女俩招呼了过去。    “真是造孽!开房都能上电视!真是丢人啊,我们顾家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贱人!你们都给我滚!滚!”    顾兮兮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上了电视,可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新闻的事情,她跟妈妈死死的抱在一起,咬牙忍着,不敢反抗,更不敢踏出这个家门。    因为一旦踏出这个家门,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冲进了一个人,一进门就叫了起来:“妈……”    顾兮兮听到声音,眼底马上浮起一团希望:是爸爸回来了!    她马上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爸爸,希望他能开口替妈妈求情。

可是顾爸爸看了看她们,伸了伸手,却又收了回去,眼神躲躲闪闪。    顾兮兮的心底慢慢变凉,如果爸爸都不能保护她们的话,这个家还能呆多久?    这么多年了,爸爸一直都是这样的懦弱,每次妈妈被奶奶打骂,爸爸不是站在一边束手无策就是事后各种下跪道歉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够了!真的够了!    这样的家,真的太让人绝望了。    顾爸爸不敢为自己的妻女说一句话,只能干巴巴的求着顾奶奶:“妈,你把她打坏了,今晚的饭菜谁做?”    顾奶奶大叫一声:“我还没死呢,这饭我还能做!让她们滚,滚的远远的!”说完,就拐进了厨房,真的开始做饭。    从这一刻起,顾兮兮就决定,她要带着妈妈走,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顾兮兮回头刚想拉着妈妈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却看到妈妈竟然从地上踉跄着爬了起来,冲进厨房就开始抢夺奶奶手里的菜刀:“妈,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做饭,只要我一天在顾家,怎么能让您动手?”    顾奶奶看到妈妈抢走了菜刀,抬脚就要踹过去,却被顾妈妈一下子抱住了腿,哀求着说道:“妈,看在我在顾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就饶了我们这一次吧!兮兮已经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您年纪已经大了,哪里还能让您做这么辛苦的事情?”顾妈妈不停的哀求着:“乡下家务重,您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顾奶奶拎着刀切了半天白菜,竟然没切动!她这才瞟了一眼儿媳妇,“行了行了,你赶紧做饭,回头就去祖宗牌位前跪上两天两夜!”    顾兮兮看着厨房里的两个人,还有正坐在椅子上默默抽烟的另一个人,只觉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    起身,拎着刚刚带回来都还没有打开的行李,又一次踏上了归程。    她还是需要继续工作,她要努力赚钱,等到赚够了钱,就把妈妈接出来。    坐在回城的车上,泪水再次忍不住决堤。    手机信息这时突然跳了出来:“兮兮,你这两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在国外挺好的,你看到信息后记得给我回电。爱你的泽刚。”    顾兮兮猛然死死的抓着手机,心口剧痛。    可是,分手那句话是那么的难以启齿。    两年了,整整两年的感情了,怎么可能是说放就放的?感情不是气球,扎一针就可以当做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顾兮兮只能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封锁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被动的一次又一次的拒接赵泽刚的电话。    为了少扣奖金,顾兮兮稍微休息了一天,等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上班了,继续她琐碎的工作。    每天早上负责给后勤部办公室里的所有同事定牛奶、咖啡、果汁,还要负责将报纸送到每个人的桌子上。    还有人将不属于顾兮兮的工作丢给她,顾兮兮也会百分百的接下,然后加班做完。    她就是这么一个平凡到有些卑微的女孩子。    没有著名大学的背景,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能在这个横跨亚洲欧洲的超级财团工作,她已经很知足了。    时间过的很快。    忙忙碌碌的日子,让她恍惚觉得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男人,还有那些让人痛苦的事情,都只是一场噩梦。    顾兮兮照例将早上办公室同事们要的咖啡、果汁都挨个送到他们的办公桌前,然后将昨晚加班做的文件都放好在他们的桌子上。    这个时候,同事们才纷纷进入办公室。    “早!”顾兮兮恭敬的跟他们打招呼,可是没有人搭理她一下。    顾兮兮讪讪的收回手,准备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做事。    这个时候,后勤部部长突然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进门就招呼:“总裁突然召开董事会,大家都要去帮忙,还有你,顾兮兮你也来!”    顾兮兮一愣,赶紧跟了上去。    周围那些同事已经习惯性的将自己的文件统统都塞进了顾兮兮的怀里,然后嘻嘻哈哈的一起离开了。    他们早就习惯了,只要顾兮兮在,他们就好像突然没有手了一样,不管什么事情都会交给顾兮兮去做,然后他们只需要验收成果就好了。    好在顾兮兮也不介意,吃力的抱着一大堆文件就跟在了后面。    她左支右绌的抱着一大堆几乎要高过头顶的文件夹跟其他人挤在了电梯里,不停的对旁边的人道歉。    电梯门一开,顾兮兮就踉踉跄跄的跟在了其他人的身后朝着巨大的会议室小跑着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总裁来了!”

然后原本还嘈嘈杂杂的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自动让出道路站成了两排。    顾兮兮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铺天盖地的渗透了过来,忍不住一个转身,想看看带来这个强大气场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结果忽然眼前一黑,大脑一片眩晕,手里的文件夹一下子散了一地,整个人往前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们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声音:顾兮兮这次死定了!    竟然在公开场合撞到总裁,就等着被开除吧!    尹司宸正在大步走向会议室,突然就看到一个女孩子跌跌撞撞的从人群中抱着一大堆的文件夹冲了出来,文件夹撒了一地,朝着他的身上就倒了下去。    他本能的想要避开,可是当他看到女孩的样子时,就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将女孩抱在怀里。    周围一阵吸气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天啊,总裁竟然抱住了她?    天知道他们总裁不近女色的!以前在公司里,那些试图靠美色靠近总裁的,全都受到了严厉的惩处,无一幸免!    至今没有一个人可以成功靠近总裁!    今天总裁竟然为了这个不起眼的小职员,亲自出手抱住了她?    而顾兮兮昏迷过去之前,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了一张倾世容颜。    好奇怪,那张脸为什么那么像一个月前遇到的那个男人……    然后她就彻底晕死过去。    尹司宸低头一看,撞进他怀中的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就在所有人屏气凝神准备接受总裁的怒火的时候,尹司宸将顾兮兮一下子打横抱了起来,转身交给了他的助理:“既然是公司的员工,那么就送医院吧!”    助理很快接过了已经陷入昏迷的顾兮兮,转身离开了。    尹司宸看着散落满地的文件,眉头紧皱,看起来要发怒。几个人立刻冲出来将地上的文件夹全部捡了起来,让出通道之后,尹司宸这才目不斜视的大步离开。    尹司宸一走,留下一地瞠目结舌的员工。    “总裁他……他不是最烦女员工靠近他的吗?”一个女职员忍不住喃喃地说道:“为什么顾兮兮竟然没有被开除?”    “我好像有点儿羡慕顾兮兮了。”另一个女职员迷恋的看着尹司宸的背影说道。    医生给顾兮兮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对送顾兮兮来医院的助理笑眯眯的说道:“恭喜你,你要做父亲了!”    助理一愣,过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个女职员竟然怀孕了?    总裁突然奇怪的把这个女人交给了他,难道这孩子其实是总裁的?原来总裁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贞节了。    小助理在感叹自己安全的同时,又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    再也不敢耽误,他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总裁!    而此时,尹司宸正在会议室跟韩国的一个财团洽谈生意,如果谈成了这笔生意的话,那么韩国每年百分之一的经济,将被尹氏财团所掌控!    “我们会长是非常重视家庭的人,会长说,只有懂得珍惜家庭和经营家庭的人,才是可以长久合作的。尹总裁如此年轻有为,相貌堂堂,生意做的这么大,想必也是一个重视家庭的人吧?”韩国代表含笑对尹司宸说到。    “自然。”尹司宸含笑回应:“我自然是非常重视家庭的,我们尹家的家教还是很严的。”    就在这个时候,助理的信息到了,尹司宸马上充满歉意的说道:“抱歉,我先接收个重要信息。”    韩国代表笑着点头应允。    手指一点,马上打开了助理发过来的信息:总裁,刚才昏倒的那个女职员经过检查,确定已经怀孕。    尹司宸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脸色倏然大变!    怎么会?    对啊,那天好像并没有做任何措施,而且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做避孕……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没有。    尹司宸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难看了!    这个时候韩国代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尹司宸马上回答:“啊,没什么!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事情。”    韩国代表这才放心的说道:“会长过一段时间就会来中国,亲自拜访,并且跟尹总裁签署后面一系列的文件。我身为代表,对尹氏财团的实力,还是非常满意和放心的。”    尹司宸强压着心底的怒气,对韩国代表说道:“我也是!我很荣幸,可以跟您合作,并且我也很有信心,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韩国代表很开心的站了起来,跟尹司宸握手说道:“会长来的时候会带着夫人一起来,届时还请尹总裁带着夫人一起。”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